eqjjn好文筆的小說 仙師無敵-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回到異界(六)推薦-t3evh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庞医生,病人说她家境贫困,可是看起来不像啊?”朱之检毕竟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华医,察言观色自然也是有两把刷子。
“可能是小时候家境贫困,后来嫁了好人家吧,”庞小南同意朱之检的看法,“或者她的老公后来发达了,你看看她现在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了,还有她的女儿,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绣花枕头是学霸
“我猜测啊,这个病人应该是和老公一起打拼后来发达了,但是老公也许对她厌倦了,所以在外面有了外遇,所以她才会需要打官司……”
朱之检的推断有理有据,庞小南也笑了笑:“你的推理倒像是那么回事。”
朱之检叹了一口气说:“这种例子我见多了,大部分这些中年妇女,得了气虚阳缺的病,大概都是这么个缘故,中途不发达还好,就一直贫困下去,她们可能还熬得住,但是往往中间人生来了个转折,她们的身体就一定会垮。”
“是这么个道理,”庞小南点了点头,“人啊,生病主要还是心态引起的,乍暖还寒的天气容易得病,人在贫富交加,患得患失之中也最容易生病。”
三天后,宁静安又来了。
未燃尽的篇章
“庞医生,你真的神了,我就吃了你三副药,现在那些病症都好了。”
宁静安告诉庞小南,她按照庞小南的交代,回去把那方子熬成一大盅,分两次,早一次晚一次喝下去,这药连着喝了三副,已经能说很多话了,也已经能够吃饭了,身体开始恢复了,体表的虚热已经收敛了,体温下降到37.6℃,然后心中已经不感觉烦热、发热了,有时还稍微感觉到一点心脏乱跳,大便通了,小便也顺畅了。
于是庞小南又给宁静安开了一个方子。
野台参四钱,生怀山药一两,加大分量。接着大甘枸杞、净萸肉、生怀地黄,他把龙骨给去掉了,因为阴阳决离之象已经慢慢消失了,所以他去掉了。然后生地、玄参、沙参、赭石等等都用,最后加一味生鸡内金,黄色的,捣一钱半,很少一点。
“这个药再吃四副,基本上你的症状就好的差不多了。”庞小南把药方递给了宁静安。
这回宁静安高兴的接过了方子,“庞医生,说实话,一开始我还不敢相信你开的药方能起多大作用,没想到你真的是药到病除,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用谢,这都是医生应该做的。”庞小南微笑道。
宁静安还是由女儿陪着来的,宁静安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庞小南,感慨道:“庞医生,看起来你比我女儿也大几岁,可是你都在大医院坐诊了,我女儿还在读书呢。”
“我们庞医生可是我们医院的名医……”朱之检在一旁附和,被庞小南抬手制止了。
“我只是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庞小南看了看宁静安的女儿,应该是大学生,“说不定我是个老头子呢?”
“呵呵,庞医生真会开玩笑,你这么年轻有为,怎么可能是老头子,”宁静安的脸上有很多皱纹,不过都用粉底遮盖住了,但是岁月的沧桑是遮盖不住的,“我听说,来这种大医院当医生,没有博士学历都进不来,是真的吗?”
“那当然是真的。”朱之检又插了一句嘴,“还必须是名牌大学的博士。”
“小洁,你听到了吗,现在找工作可不容易呢,你得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啊。”宁静安转过头教育自己的女儿。
“知道了,妈妈。”小洁很乖巧,一头乌溜溜的长头发结了两个大麻花辫,这可是现在不可多得的打扮。
宁静安带着女儿走了,朱之检问庞小南道:“庞医生,你刚刚那个药方加鸡内金有什么说法吗?”
庞小南解释道,为什么加鸡内金呢?因为虚劳的患者身体里边基本都有瘀血,因为你气是推动血液走的动力,如果你体内正气足的话,你的血液是通行无阻的,是流畅的,如果这个人虚劳的话,你想推动血液走的动力不足,你的血又少,这血就容易停在某些位置形成瘀血,所以虚劳的患者多数是带有瘀血的。
所以在补虚的同时一定要加一点活血化瘀的药,但是这药还不能加的猛了,所以配点生鸡内金,因为生鸡内金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如果把它炒熟了就消食导滞,尤其消肉食了。
朱之检跟着庞小南待了几天,后来,庞小南就不亲自看病人了。
邱医生交代的活,还是得完成好,庞小南决定把坐诊的主要工作交给朱之检。
“朱医生,这样,以后来找我看病的患者,都由你先看吧。”
庞小南的意思很简单,为了把朱之检的医术带出来,机会还是多给他,由他先看了之后,培训再来核对,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这样的话,朱之检也学到了东西,庞小南也轻松很多。
“这不太好吧,庞医生?”朱之检有些犹豫,“毕竟病人都是冲着你的名号来的。”
“谁的名号都一样,只要治好病就是王道。”庞小南解释说,“我没说不看病,只是我在一旁给你把把关,当然了,也不一定需要我把关,我们一起看,你先看,我呢,充其量只是做个补充,你看可以吗?”
庞小南自然还是需要征得朱之检的同意,毕竟这相当于变相的加大了朱之检的工作量。
“没问题,只要有庞医生你把关,我当然义不容辞。”
朱之检早就跃跃欲试,想到以后能够在庞小南的关注下成长,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这天下了班,庞小南回海龙小区的路上,他发现了一只狗老是跟着他。
现在庞小南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上班,都是走路,因为开车太麻烦,加上距离也不远,正好走走路看看风景。
自从吃了灵修界的灯笼果,庞小南的直觉开始异于常人,连周边有什么小动物跟着,那都是立马能够感觉到。
这是一只花果田园犬,全身乌黑发亮,只有眼睛的上方有一个金色的斑点,俗称黑包金。
这只狗远远的跟着庞小南,被庞小南的灵敏直觉捕捉到,于是庞小南停下来转过头看去,黑包金也停了下来。
“你干嘛跟着我?”庞小南把灵识直接输送给了黑包金。
现在的庞小南,已经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脑电波和各种小动物交流。
黑包金脑袋一歪,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你能和我说话?”黑包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开口叫唤,但是庞小南的话是明明传进了脑海。
“我不但能和你说话,还能和好多动物说话。”庞小南远远的和黑包金对望着,自由的操纵自己的意志与黑包金沟通。
“你叫什么名字?”庞小南向黑包金走近了一步。
黑包金摇着尾巴也向庞小南走来,“我叫琼小黑,我跟着你,是想问你要点吃的。”
琼小黑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了庞小南的身边。
庞小南蹲下了身子,摸了摸琼小黑的头,这是一只营养充足的宠物狗,看样子平时吃的很好,全身的肌肉鼓鼓的,一看就是经过营养均衡的喂养,这和那些瘦骨嶙峋的流浪狗完全是两个概念。
琼小黑大概是两三岁大,中等个头,正是最可爱的年纪。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吃的?”庞小南很好奇琼小黑谁也不跟,就跟着自己。
“你能够和我说话,说明我没跟错人啊。”琼小黑用鼻子蹭了蹭庞小南的裤管,“我闻到了你身上有肉的芬芳。”
“哈哈,狗鼻子果然很灵,没错,我身上有个烧饼。”庞小南刚刚经过医院下面的停车场,刚好碰到一对中年夫妇在卖武大烧饼,于是就帮衬了一把买了一个烧饼。
他现在也不饿,于是他从裤兜里掏出那个烧饼,让琼小黑闻了一闻:“走,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
一人一狗刚刚站在路中间,周围来往的人很多,那里确实不适合吃东西,于是庞小南在前面走着,琼小黑在后面跟着,一前一后来到一个路边的公园。
庞小南找了一张长椅,坐了下来,然后把烧饼放到了地上,“来吧,给你吃烧饼。”
琼小黑蹦蹦跶跶的跑了过来,一口就咬住了烧饼里的火腿肠。
“慢点,不急,这整个烧饼都是你的。”
庞小南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要说这华海市的环境,那真是整个华国都难找,一个这么大的城市,到处是公园,绿化率几乎达到了30%。
“嗯,好吃,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饼。”琼小黑的嘴巴一张一合,口水四溢,很快就把一个烧饼吞进了肚子里。
“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庞小南看着琼小黑那一副饿死鬼的样子,心想狗还会找不到东西吃吗?这城市里到处是流浪狗,垃圾堆里总是能够看到它们的身影。
“不久,也就一天吧。”琼小黑吃饱喝足,乖乖的躺在庞小南的脚边,脑袋趴在地上,慵懒的不想动弹。
“你还真是够能忍的,怎么,路上找不到吃的吗?”庞小南就不相信这附近连一点残羹剩饭都找不到。
“路上有吃的,但是我吃不下,”琼小黑摇着尾巴,“那些东西,我看了都没胃口,况且,还有很多流浪狗在抢,我不想跟它们一般见识。”
“都什么时候了,还穷讲究,你要是今天碰不到我,难道你就继续挑食吗?”庞小南只听过人挑食的,还从来没有听过狗会不吃屎。
“能不吃就不吃,我从前可是餐餐大鱼大肉,不夸张的说,我比人还吃的还金贵。”琼小黑吧嗒着嘴,用舌头把唇边和牙齿缝里的食物残渣卷进嘴里。
一天了,终于吃了一餐好的,虽然比起从前差了很多,好歹也填饱了肚子,不要去垃圾堆和其他狗争食。
“你说说吧,怎么走丢的?”庞小南猜测琼小黑肯定是和主人走散了,这才落的这个下场。
“昨天我去宠物医院做日常的保养,我透过玻璃窗看到了外面有一只母的贵宾犬,一身白色的毛发油光发亮,当时就把我牢牢的吸引住了,我见她马上就要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于是我趁我的主人不注意,就跟出去了。”
琼小黑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为了在狗群中多看人家一样,直接把自己给搞丢了。
“那你追上人家没有?”庞小南很好奇这个故事的结局。
“她跟着主人上了一辆豪华的轿车,在车门关上之前的一刹那,她看了我一眼,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含情脉脉,于是我就跟着那辆轿车跑啊跑,跑啊跑……”
“最后把自己跑丢了。”庞小南毫无表情的补充道。
“哎,”琼小黑叹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爱的代价吧。”
“爱个屁,你这叫发情。”庞小南不相信一只狗还能懂什么叫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狗迷失了路。”琼小黑看样子还经受过诗歌的熏陶。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烧饼吃完了,你不会还想跟着我回家吧,我可养不起你。”庞小南听说琼小黑每天比人还吃的好,就不想捡这个麻烦。
“主人,你带我去找我原来的主人好不好?”琼小黑从地上站了起来,瞪起大眼睛看着庞小南。
“别叫我主人,我可不是你的主人。”
“你就委屈一下,这两天当我的主人,等我找到原来的主人,你就可以解脱了。”琼小黑的尾巴摇的越来越快。
“好吧好吧,我就当一回你的救世主,说吧,怎么找你的主人。”
庞小南想想晚上也没事,就做一回小动物的朋友。
“这个……”琼小黑陷入了沉思,他要是知道怎么找到自己的主人,也不可能在街上漂泊了一天。
“你个傻狗,看来依靠你是没戏了。”庞小南皱着眉头想办法,“这样,你对你走失的那个宠物医院有没有印象?”
“有,那里面有个护士姐姐很漂亮。”琼小黑努力的回忆着。
啪,庞小南狠狠的打了琼小黑一个脑门,“给我好好回忆,有什么路标之类的。”
庞小南心想要是能找到宠物医院,琼小黑估计就能回家了。
“呃,我只记得,那天我追出去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个很大的公园。”琼小黑记得清清楚楚,之所以没追上那只贵宾犬,是因为它在拐角处冲进了花坛里,结果等他从花坛里挣扎着跳出来,轿车已经走远了,再也追不上了。
“旁边有个大公园的宠物医院……”庞小南努力去建立联系,“靠,这个城市大公园那么多,你这也算不上有价值的信息。”
“那……”琼小黑脑子本来就不太想事,加上这一天饿的发晕,刚刚又饱餐一顿,生活很不规律,现在实在是脑力短缺,不知道从何下手去寻找自己的主人。
“说说你的主人吧,你的主人有什么特点?”庞小南只能是谆谆善诱,尽可能的了解一些琼小黑周边的情况。
“她,她很漂亮。”琼小黑脱口而出。
“啪。”庞小南再次一个巴掌打到了琼小黑的脑门上,“你这个色狗,能不能不往那上面想,除了漂亮,还有什么特征?”
“长长的头发,高高的身材,气质有些高冷,对了,她工作的地方全是女的。”琼小黑终于想起一个重要的线索。
“工作的地方全是女的?这么说,你去过她上班的地方?”庞小南想起了一个可能。
“去过,她经常带我去她工作的地方。”琼小黑每天不在家里待着,就跟着主人去公司待着,几乎没去过其他的地方。
“能够带狗去上班的地方……”庞小南摸着下巴开始思考,这琼小黑的主人应该不是普通上班族,不然不可能每天上班还能把自己的宠物带过去。
传奇法师莫林 或跃
如果不是上班族,那就是自己当老板了。
自己当老板,公司里又全是女的,这个范围就缩小很多了。
“你的主人叫什么名字?”庞小南希望多了解一些信息。
“琼苑青。”琼小黑别的记不住,主人的名字还是熟悉的,因为送快递送外卖的经常在门外这么叫。
“姓琼的话,人应该不多啊,等我搜一下看。”庞小南拿出了手机。
现在的网络很发达,只要有人名,很多信息都能人肉出来。
不过因为琼小黑的信息只提供了他的主人的姓名发音,琼苑青究竟是哪三个字并不确定,所以庞小南还是试了好久,才锁定了几个可能的信息。
高傲老公别惹我:离婚,趁早 影妙妙
其中一个最可能的公司信息是,青苑丽人美容医院,琼苑青担任法人和董事长。
“全是女的,这点符合,在美容医院上班或者去美容医院美容,基本都是女的,而且你的主人是老板,也符合。”
庞小南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工商注册的信息是很符合琼小黑的描述的。
“既然是美容医院,那你觉得你主人工作的地方和宠物医院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吗?”庞小南想再确认清楚,琼小黑去过宠物医院也去过美容医院,应该能知道其中的一些相同之处。
“相同的地方?”琼小黑栽下了脑袋,在那里认真思考,“好像是有几个相同的地方,第一是女人多,第二吗,就是花钱很大方。”
如果琼苑青真的是开美容院的,那么美容院和宠物医院的女人多,这一点庞小南是想的通的,因为女人有两个地方舍得花钱,一是自己的身上,二是自己的宠物。
但是花钱大方这个特点,琼小黑是怎么看出来的呢?它只是一只狗啊。
“你在哪里看到她们花钱很大方的?”
“我看她们掏钱的时候,都是100一张的,好像没有用过零钱。”
琼小黑自然是认识钞票的,因为琼苑青经常在家里算账,有时也带着它去买菜,钞票大小它见过,加上它的狗脑子也不笨,分辨能力还是有的。
困心訣 月光下的Wrom
“那估计是这个美容院没跑了。”庞小南看了看天色,虽然太阳还没落山,不过已经有些华灯初上的感觉了。
“你说这个时候去你主人的公司,还会有人吗?”庞小南低下头看着琼小黑。
“不会有人的。”琼小黑伸了伸脖子,“我跟我主人去上班,她一般都是跟其他人一起下班,最多5点多就走了,有时候比其他人走的还早一些。”
庞小南看了看时间,已经6点多了,这个时候去这个青苑丽人美容院,应该也已经关门了。
庞小南查了一下青苑丽人的位置,就在离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不远的地方,这么推断来看,琼小黑并没有走出多远,而琼苑青应该也住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
“要么,我就直接送你回家吧。”庞小南把琼小黑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长椅上,和自己挨在了一起。
“好啊好啊,这个时候回去还能赶上吃晚饭呢。”琼小黑在庞小南的身边蹦蹦跶跶,显得很高兴。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除了好色就是好吃。”
庞小南心想要送琼小黑回家,首先得找到琼苑青的联系方式,于是他在网上查到了青苑丽人的服务号码。
妻主嫁到 安姿蓧
庞小南拨通了电话,却发现无人接听。“哎,这个时间恐怕前台都下班了,这么一来,要找到这个琼苑青倒不是那么容易了。”
好在网络的力量是无穷的,庞小南想到了飞隼。
飞隼里面也有一个浏览器,能够搜索到陌生人的朋友圈,尤其是那个附近的功能,能够自定义你身边多远距离的信息,实在是很好用。
比如我要知道我附近1公里内有谁丢了宠物狗,如果他发了朋友圈的话,我只要搜一搜,就能看到他发的遗失启事,我就能尽快的联系到失主。
庞小南拍了拍琼小黑的脑袋,“看你主人紧不紧张你,我只要一搜就知道了,如果你丢了之后,她都没有发过遗失启事,那说明她也不是很在乎你,以后你就当一只流浪狗吧。”
“我可不当流浪狗,要是我主人不要我了,我还有你这个主人呢。”琼小黑一下子跳到了庞小南的怀里,赖在上面不下来了。
圈黎圈外,总裁不谈爱! 金汝
“你这个家伙,”庞小南摸着琼小黑的皮毛,觉得很顺滑,“我说了养不起你。”
“可是你能听懂我说话啊,”琼小黑趴在庞小南的大腿上摇着尾巴,“我很好养的,每天只要吃个烧饼就够了。”
“哈哈,你就吹吧,这个时候有烧饼就是主人,到时候你会说一个烧饼太少,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小心思。”
庞小南看穿了琼小黑的阴谋诡计,还是觉得早点把它送走为好,“别吵了,让我专心帮你找到你的主人。”
庞小南打开飞隼的搜索功能,开始定位,然后设定了10公里范围内的陌生人朋友圈。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原来这最近丢失的狗狗竟然不少,一眼望去就是好几只。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庞小南把手机拿给琼小黑看,他在上面找到了一条找狗的启事,而主人发布的照片正是黑包金的典型特征。
“是我是我。”琼小黑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己的照片。
“那就对了,接下来等我打个电话过去。”庞小南找到了找狗启事上留的号码,然后拨打了过去。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声。
“你好啊,请问你是不是丢了一只狗?”庞小南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声音,从声音里听出对方应该是有点妇科病。
“是的是的,是一只花果田园犬,请问你看到它了吗?”
琼苑青的声音有些激动,也变的热情起来。
“我刚刚发现一只和你丢的那只很像,所以我就找到了你的电话,想和你确认一下。”庞小南冲琼小黑炸了眨眼,意思是你的妈妈找到了。
“好的,要不这样,你加一下我的飞隼,我们视频一下,我就能认出它来。”
看来琼苑青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一般的主人要是听到自己的爱犬被找到了,估计会直接飞奔过来亲眼确认,不过要是运气不好确认了不是,就白跑了,难得琼苑青还这么冷静。
“好吧,你加我吧,我的飞隼就是我的电话号码。”
庞小南很快等来了琼苑青的加好友申请,通过之后,庞小南主动发了一个视频连接过去。
手机屏幕里出现一个漂亮的脸蛋,琼小黑没有说谎,琼苑青确实很像网红的模样,庞小南心想,不愧是开美容院的,估计身上哪里都按照女神的标准动了刀了。
“你看看,你丢的是不是这只狗?”庞小南把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腿上的琼小黑。
琼小黑看到了琼苑青的脸,“汪汪汪”的叫了几声。
“是它是它,就是它!”琼苑青激动的喊了起来,这真是心连心的感应,琼小黑不过是叫唤了几声,还是通过手机的话筒,琼苑青就认出了自己的宠物。
校園逍遙仙
“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们。”琼苑青已经等不及了,丢掉琼小黑的这一天多,她茶不思饭不想,上班也没了心思,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饭了。
“我们这是在……”庞小南环顾了一下四周,也认不出这究竟是哪里,“这样吧,你发个位置过来,我们过去找你,因为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
“好的,我马上发过来,我就在小区的门口等你们!”琼苑青挂了视频后,马上发了一个定位过来,庞小南打开手机地图一看,那个小区就离这里不过是两三公里,不算远。
“走吧,琼小黑同学,找你的主人去!”庞小南起了身,离开了长椅。
“汪汪汪!”琼小黑一下子从庞小南的身上跳到了地上,精神抖擞的叫唤了几声。
“主人,你真是好人,要是我回到家里,我以后一定请你吃饭!”
“你请我吃饭?”庞小南笑出了声音,“算了吧,我可不吃狗粮。”
“主人,我说过,我吃的比人还好呢,你放心吧,我会把好吃的省下来,到时候让我的女主人带给你吃。”
琼小黑似乎还是很讲义气的一条狗,但是庞小南不领情:“算了吧,等你省下来,那都成了变质的东西了。”
“还有,别女主人男主人的叫,听着怪别扭的。”
庞小南打定主意不做琼小黑的主人。
反正离的不远,庞小南决定带着琼小黑一路走过去,找它的女主人,琼苑青。
琼苑青的小区离庞小南坐的公园大概半小时的路程,庞小南带着琼小黑慢慢悠悠的晃到了目的地,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美女在翘首以待。
琼小黑说的没错,琼苑青确实是大美女,超过170的身高,身材凹凸有致,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路过人都忍不住要回头张望一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汪汪汪……”琼小黑看到琼苑青的那一刻,就冲了过去。
天道無殤 舊城古街
琼苑青也看到了琼小黑,穿着高跟鞋就迎了上来。
“小黑,你去哪里了……”琼苑青弯腰把琼小黑抱进了怀里,爱怜的抚摸着琼小黑的头。
路边的一个流浪汉叹了一口气,心里在想,他活的还不如一条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庞小南走近了几步,看起来琼苑青的长相,这真是一个精致的女人,身上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精雕细琢,才有如此完美的曲线和面容。
“美女,这是你的狗吧?”庞小南还是决定问清楚一下,虽然他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是的是的,这是我的狗,”琼苑青抬头把目光转向了庞小南,“谢谢你帮我找到它。”
庞小南又用脑电波跟琼小黑交流了一下,“是你的主子吧?”
琼小黑叫了两声,意思是没错。
“那好,既然你们相认了,那我先走了。”庞小南转身离去。
“等一下,”琼苑青叫住了庞小南,从紧身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谢谢你帮我找回我的小黑。”
庞小南看那个红包的厚度,应该有一万上下,果然这是个不缺钱的女人。
琼小黑的品种再好,应该也值不了一万,不过情义无价,作为主人当然是觉得值这个钱的。
“不用了美女,我就是顺手捡了它,你们团聚就好。”庞小南没有伸手去接红包,虽然他不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家伙,不过这个钱他还是不愿意要的,什么时候助人为乐都要用金钱衡量了呢?
“可是,我怎么感谢你呢?”琼苑青有些急了。
“你刚才不是说过感谢的话了吗?”庞小南觉得琼苑青着急的样子比她刚刚矗立在风中那种女神的模样要可爱的多。
不过风景始终是风景,看看就好,庞小南决定要走了,他还没吃饭。
“你们回去吧,我也得回家吃个饭。”人是铁饭是钢,自从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上班之后,庞小南的饮食开始规律起来,医院有食堂,不过晚饭的时候,庞小南还是喜欢回去自己做点吃的。
“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琼苑青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表情,她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请男人吃过饭,尤其是最近这么多年,自从她的美容院事业蒸蒸日上之后,她都很少接触男人了,“我也还没吃饭。”
丢了琼小黑的这一天,琼苑青失魂落魄,一个人在外面晃荡,希望能够在哪里看到琼小黑的身影,把它带回家。
琼小黑就是她的一切,这几年,都是琼小黑和她相依为命,与其说琼小黑是她的一条狗,不如说,她就是琼小黑的妈妈。
哪有妈妈丢了孩子不着急的。
庞小南愣了一下,美女请吃饭这种事他也好久没有经历了,不过他还是摆了摆手,说:“你们人狗重逢,还是回家好好叙叙旧吧,请吃饭这个事情,来日方长,你不是有我的联系方式吗?”
琼苑青有些诧异的看着庞小南,这是一个少年,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竟然如此的淡定,要知道,能够让他琼苑青陪吃饭的男人,非富即贵,看庞小南的穿着,顶多是个中产阶级,竟然这么淡定的就拒绝了自己。
等她回过神来,庞小南已经转身走了。
这个时候,琼小黑从她的怀中挣脱了,撒开脚丫子追上了庞小南。
“小黑!”琼苑青惊呼起来,她以为琼小黑又要跑掉,连忙甩开两条大长腿追上了庞小南。
“干什么琼小黑?”庞小南蹲下来摸着琼小黑乌光发亮的头皮。
“你就这么走了?我以后想你怎么办?”琼小黑倒是个重情重义的狗,这次没有庞小南,它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家,它也对庞小南产生了感情。
“想我你就来找我啊。”庞小南笑了,和动物交流就是这么直爽,“你主子有我的联系方式,随时可以找到我。”
“可是,她并不知道我想你啊,我又不能和她说话。”琼小黑摇着尾巴,抬着头用它乌黑的眸子盯着庞小南。
“你们不是人狗情深吗?怎么,还不能达到心连心的程度啊?”庞小南摸着琼小黑的背部,“行了,我有空的时候会跟她说的,让她带你找我玩,不过她答不答应我就不管了。”
“你一定要和她说哦。”琼小黑满足的摇着尾巴在地上转圈。
琼苑青一直在旁边看着一人一狗似乎在交流情感,她有些不敢相信,琼小黑和她之间都很难得这么熟络的情形。
而庞小南和琼小黑只处了最多一天,就好像琼小黑已经跟了他多年一样。
庞小南站起身来,笑着和琼苑青说:“这个狗东西,还挺粘人的。”
琼苑青觉得庞小南的话有些刺耳,什么狗东西,听起来想是在骂人。
“好了,再见,美女。”庞小南冲琼苑青挥了挥手,就消失在夜色中。
琼苑青呆呆的矗立在夜色中,望着庞小南的背影消失,琼小黑一直朝着庞小南消失的方向摇着尾巴,偶尔还叫唤两声。
路过的人对这一人一狗的状态纷纷猜测,“这是不是送男主人离家啊,你看他们那依依不舍的样子。”
暴君,有种单挑:皇后不抱大腿
终于,庞小南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琼苑青抱起了琼小黑:“你这个死狗,走了这么久,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失而复得的喜悦差点让琼苑青哭出来,琼小黑则乖巧的叫了几声,抚慰琼苑青受伤的心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